转:我的老师袁腾飞

星期日, 五月 23rd, 2010 @ 09:02

作者:不详 原帖已被和谐

既然很多人都觉得咱的题目不吉利我就改改吧。

我已经说过,写这篇文章只是告诉大家一个没有被妖魔化的最真实的袁老师。大家喜欢他也好,不喜欢他也罢,我无权干涉与评论。只是希望大家在发表意见时理智一点,毕竟咱都是中国人,别把人民内部矛盾上升成敌我矛盾。

昨天下午闲逛时无意中看到一个哥们分享的日志《袁腾飞 5月6日的新闻 真是群魔乱舞啊》,点进去一看发现我果然out了,5月6号的事才刚知道,而且主角还是我的老师。看完整个帖子,我怒火中烧,马上准备写一篇日志将文中的观点一一反驳以声援我的袁老师。但是后来一想,这么你一言我一语无休止的争论下去充其量只是为这出无耻的攻击增添几个任人开火的靶子而已。因此,我写下这边早该写下的文章。这里没有激扬文字,只是用最普通的语言告诉大家一个最真实的袁老师。

从高一入学到高三毕业,袁老师一直是我的班主任。现在回想起来在认识袁老师的这七年中许多事情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再清晰,而一些事情却像种子一样已经生根发芽影响着我的人生轨迹。

袁老师是一个杰出的班主任。第一次和袁老师一对一的交流是在高一军训的时候。袁老师带着我和另一个出水豆的哥们去医务室开药。路上袁老师问我:“耿霄,当不当生活委员呀。”我当时一惊,档案里写得明明白白的从小学到高中我最大也只当过两年小队长,四分之三以上时间的都是不怎么优秀的普通同学,我就不信我们班都是我这样的,袁老师干嘛选我当呀。于是我就说我没当过,怕干不了。但是心里又有一种想证明自己能力的冲动,想让袁老师驳回我刚才的话。谢天谢地,袁老师说:“没当过还不试试,没什么难的,不行再说。”一听这话我马上就同意了,心想初中的时候生活委员无非就是收班费什么的,最困难的打扫卫生的活有卫生委员呢。可是我没想到,班里没有卫生委员一职,生活委员就是初中时的生活委员加卫生委员,指挥独生子女做扫除,难度可想而知。军训一回来,年级大扫除,由于没有按要求用刷子刷地砖年级大返工。结果返工时由于人力配置不当造成劳动力过剩,加上班中积水,场面极度混乱,并且天色已晚,同学思家心切只得草草收场。当晚,袁老师把我叫过去和我说:“以后分配任务时候责任落实到人,这样再返工就不用把所有同学都留下来了。学生干部的活没什么难的,总结总结没问题好好干。”之后,袁老师给我们开班委会,除了重申责任到人和勤总结之外还特别强调作为班委一定要有主人翁的意识,以后班委会不一定要老师组织,班长也可以带头开会。作为班主任,袁老师不像传统的班主任那样面面俱到,而无为而治:让班委们明确自己的责任范围、大体的工作方向和方法,充分发挥“学生自治”的方针路线,锻炼班委们的工作能力。这种管理方法让我们班的班长成为了日后校学生会主席。到了高三的时候,袁老师除了学习成绩,班里其他事情一概不过问,有时班主任会也由班长代他出席,但是运动会和歌咏比赛的第一也从未旁落过。而我也成为了年级学生会生活部长,日后也有机会在年级大会上做总结。并且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对不同的扫除工作我也总结出了不同的工作流程,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大大的缩短了扫除的时间。而这些微不足道的成就慢慢的积累起我对自己的信心。所以,袁老师对于我的意义,远不止锻炼能力这么简单。如果当时袁老师没有坚持让我当生活委员,我就不会有工作上的成绩,没有成绩就不会得到自己的认可,没有自己的认可就没有信心,没有信心就没有一切。现在回想起来,袁老师对我的意义就是在给一个孩子心理发育的最关键的阶段给了他最缺少的东西。

袁老师是一个真正为学生考虑的老师。在高一第二学期,所有的学生都在考虑学文学理的问题。袁老师找到我,问我想学文学理。我当时正在犹豫,从兴趣上说我新欢学文,但当时我物理化学成绩比历史政治要好。于是,袁老师见我不能确定就说:“你不是以后做技术的人,你家里又不等着你挣钱,学文对你有好处。”而对我的一个哥们说:“你家里条件一般,应该去学理,这样能赶紧挣钱养家,而且你成绩不错能进实验班。”最终,我和那个同学都听取了袁老师的意见。而袁老师几乎和我们班所有的同学都进行了这样的谈话。很明显,对于在报志愿时都基本上稀里糊涂的高中生来说这样的谈话虽然很短,但却是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的。即使我现在学的是统计学,但是我依然觉得学文的这两年对我有着决定性影响。理科和工科不过是一项技术,对于找工作来讲技术可以直接转变为生产力,为企业带来效益,所以有一门专业技术显然比学文的要容易许多。但是,学文则可以培养豁达的心性,开阔的眼界,沉稳的性格和辩证的思路,还有数不尽的功过是非的历史案例。(当然学文学理并不绝对)所以我也理解了当初袁老师为什么在建议学文学理时特别看重家庭。到了高三,各科老师都在比着留作业希望学生可以分给自己的学科多点时间,但是袁老师却说:“你们上课好好听,回去跟着每天看一会书就行了。历史高考就100分,别占你们太多时间。留着工夫看语、数、英那些150的去。”历史课也从来没有作业,全靠我们自己安排时间。到了冲刺阶段一再向我们强调:“别瘸腿,那科弱看那科,到时候看总分不看单科成绩。”像这样的老师当然不止袁老师一个,但是学生能碰到也确实是一份幸运。

袁老师是一个爱国的老师。记得高一的时候,袁老师用一节历史课的时间给我们讲日本的历史。当然不是世界史中的必讲内容。记得袁老师从倭奴国讲到遣唐使,又从忽必烈远征日本讲到戚继光抗倭,最后讲到侵华战争和篡改历史教科书。我记得讲到戚继光抗倭时袁老师说:“前两天网上说给中国的第一艘航母起名,他们都说叫‘岳飞号’。怎么能叫‘岳飞号’呢,现在少数民族也是我们的同胞,所以岳飞是爱国将领不再是民族英雄,航母又不是打自己人的。所以应该叫‘戚继光号’,为的就是灭倭。”整整一节课,袁老师只为让我们记住:“我们现在依然是‘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并且还说:“日本人给佩里立了一尊像,感谢美国侵略它。所以对于这样的民族,跟他说历史什么样的没用。等中国GDP是日本十倍的时候,你看他还敢不敢改教科书。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而这节课后,袁老师也给我们留了三年来唯一一次作业——写一篇上完这节课的感想。除此之外,袁老师还经常强调:“你们出国没人问你分子、原子,人都问你孔子、孟子。你们别到时候什么都说不出来。”不过袁老师对我们说的最多的还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其他的两个太大了,以后你们有人可能能做到有人做不到,但是作为文科生你们一定要做到‘为天地立心,为往圣继绝学!’。”难道这样的老师还不是一个爱国的老师吗?我想,说袁老师不爱国的人,无非是看了“十年文革”的视频。但我中华五千年,难道因为批评了其中的十年就是不爱国么?

说到袁老师不得不说的就是他的讲课风格。我想这一点也不用我多说了,从高一时我就知道能这么讲历史的老师肯定没几个,现在只不过证实了我的观点。但是我要强调的是,袁老师视频中的讲课风格只不过是他十几年执教风格的延续,并不是一些网站所说的“哗众取宠”,更不是某个“中国最大的军事网站”所谓的有“后台”。袁老师在给我们讲的时候一再强调,这是他自己的历史观,信与不信在我们。我不是学历史的,课余时间也没研究过历史,所以在这里我不想讨论袁老师讲的内容是对是错。但是,袁老师讲的只是另一种对历史的理解,这种理解无论对错,它至少告诉我们历史除了课本还有另一种解读的视角,它告诉我们不能一成不变的思考问题,它告诉我们权威也是可以被挑战的。我们不应该由于这种观点触犯了我们的思维定式就让他消失,我们也不应该由于这种观点不和谐就去“和谐”,我们更不应该因为袁老师说出了这种观点就是说他不是个好老师。什么是好老师?难道照本宣科就是好老师么?难道讲课时能让学生睡到一片的的老师就是好老师么?难道让学生考完会考和高考后再也不想碰自己所教的学科的老师就是好老师么?如果上述老师不是好老师,而袁老师也不是好老师,那么中国还有好老师么?从我一个学生的观点来看,什么是好老师?能让书上的文字栩栩如生的映入学生脑海的老师就是好老师,能让学生喜欢上自己所教的学科的老师就是好老师,能让学生树立起自己的观点的老师就是好老师,能让学生不被标准化的思维定式所禁锢的老师就是好老师,能让学生运用自己的知识去独立思考的老师就是好老师,能在讲课中灌输爱国主义精神的老师就是好老师,能在韩流、日流盛行的今天反复告诉学生中国的文化是最博大精深的老师就是好老师。

记得钱学森先生仙逝前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我现在答:“因为我们教室不允许自由的思想,我们的社会正在扼杀杰出的老师。”

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与谁战斗,只是一个学生在他认为必要的时候感谢了他的恩师——袁腾飞。

Tags:
Posted in 顽强的圣武士 | No Comments »

Leave a Reply